君知其难

这滴泪像是梦中的露水,要经受双重的破灭。

西塞罗日记


卷三


日暮月23日,第四纪元188年

事情已然发生,我们必须要认清我们所处的现状——没有聆听者的黑暗兄弟会。由于缺少聆听者,我们很难察觉到黑暗仪式施行。但可以肯定的,夜母会很快与某人取得联系,并选择一名新的聆听者取代阿丽桑·达普尼的职位。然而在那之前,我们必须走上街头,听取那些或充满绝望或暗挟报复的恳求。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塔玛瑞尔人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对于夜母的祈祷将再也无法奏效。


晨星月24日,第四纪元189年

这是新的一年,距夜母第一次来到香丁赫尔圣所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而不洁的主母依然认为没有必要对我们当中的任何人透露些什么。

因此,拉夏决定恢复一项黑暗兄...

【知乎体:你所见过的最好的爱情故事】

爱吃黑布林的冬吧唧:

知乎体:你所见过的最好的爱情故事


//整理重发,之后...大概还有一篇师兄视角的【。


//文中的人名纯属虚构(但小海的孩子里真的有一个Wolfgang!【不知道是不是这么拼?


Werner Heisenberg and Elizabeth Heisenberg’schildren:


From older to younger: Maria, Jochen,Barbara, Wolfgang, Christine and Martin, Verena.


And the thing we had already known...

Movin' On 连诗雅

_我终于够坦然同你讲昨日

足够力气喊某个姓字

望你含笑似旧时

前程未着锦,长夏要开始

我再没勇气向你讲旧时 

没有勇气相爱另一次

为你将睡眠忘记 

通宵倾谈但已经顿成往事

Fyrsta和For A Furture,总是不变的

总有那么一些辗转反侧的时候,被回忆追赶着,听到声音,才安憩

从凌晨三点,一觉醒来

长夜尽处,尚有星光

Fiction The xx

我侧过脸,看后视镜,城市尚未安眠,车灯闪耀如星流光瀑,在一层暗色贴膜上,我突然窥见你的脸。一个幻影似的,如旧时一般笑着,看向我,安静的快乐。

我终于确认,在某一个世界,某一条命河,某一对我们,还在一起,从未分离。

但是、但是,

倘若这灰烬曾有名字,倘若你仍旧记得,

请留下道别,

请深深埋葬。

Lonely Day Jurrivh

_这有些寂静的时刻里,我从未想起你。

The End Is Where We Begin Thousand Foot Krutch

I remember where it all began, so clearly

So when they say they don’t believe, I hope that they see you and me

A strange type of chemistry, how you' ve become a part of me


_灰烬曾是有名字的,但已经不需要了。


这个人,你爱过恨过,为他笑起也泪流,曾是彼此的唯一,又分离如两极,忘记不掉漠视不了,无论过去多少时光,无论再遇见多少人,无论再经历多少故事,他始终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你无法否认,你的记忆一隅,灵魂深处,仍旧保有他的一席之地。


Six Feet Under Billie Eilish

亲爱的
那蔓覆着墓碑的玫瑰
是六英尺下
六英尺下
某人不得穿透的爱语

先代精灵的最后一位国王

赫米尼亚·辛纳著

艾雷德族(野精灵),我们又称他们为中心地带的高精灵,在文字记载的历史之前他们就统治了西罗帝尔很长时间。最早记载在第一纪元的243年白金塔的陷落,这个也标志着艾雷德时代的结束。

尽管艾雷德统治西罗帝尔在第一纪元243年结束,但在此之前的艾雷德族的王朝就开始削弱了,243年只不过是这个王朝削弱过程中的最后终结。在第一纪元最初的两个世纪,艾雷德贵族之间的冲突就一直在升级,阿雷西亚抓住了最好的时机——在艾雷德各贵族爆发内战的同时,她宣布了qi义。帝国的历史学家通常认为她之所以能够qi义成功,很大程度上和天际王国的介入有关。但事实上阿雷西亚在...

我错了,不该推那本《主神调查员》,前两卷还好,第三卷开始越来越扯,就像换了一个大纲,呕。

 我说说看到的毒点吧,因为太——了我跳着看。

1610终级宇宙背景,开头第一章直接用道具卡将自己的身份变成神盾局长,第三章死侍x教授女体化(娘溺泉药剂),没过几章万磁王也女体化了,然后是美队,和佩姬的男体化,后续还有洛基班纳和米尔妙尔,对你们没看错,雷神的锤子!刚一出生就叫主角爸爸,是个父控。后面还得了个“睡服者”的外号,呕。通篇贬低漫威超英,满眼华夏宇宙第一。

真他吗恶心。

repo已经删了

 

Singles 2015 A Cerulean State

大概要很久很久以后,我才能坦然接受时光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在此之前,我仍旧痛哭不能自已。我无法面对离别,因我还不能为回忆所温暖,它们如同利刃将我的心脏割裂,破碎。倘若我为他们的感情而微笑,那必然也为他们的永别而泪流。

这万古如一的,终将到来的——

君知其难:

风声呼啸,人们奔向各自的远方,时间从未停止步伐,潮起潮落,是尘世永不止息的歌谣,繁花之春盛绿之夏枯竭之秋雪覆之冬,一同前行的时光大概到此为止了,生命需要经历的别离就在此刻,某些悲伤与痛苦更能赋予我们前进的力量,步伐沉重,走向无法共同见证的未来。

——或许有那么一天,在与泪水同等苍白的日光之下,我们仍旧相逢,但也已经是各自的人生了。

——你……还会对我露出笑容吗?


再次感谢 @JOKE-R™ 太太的授权!

哭着谢谢您将贱虫的感情描绘出来,他们互相补全并因而完满,终有一天他们将永恒离别,在那一天他们也得以永生。

JOKE-R™:

涂鸦拖更(--7

我们会寿终正寝,还是死于非命?

开始变冷了。
我将很久不见蓝天。

A Quiet Divide Rhian Sheehan

我有千言万语要讲,又哽咽在喉间。
你安静地离去了,这一段还未走远的距离,我却迈不开脚步。
此时此刻,我们的泪水,是否已风干。

转载自:Ash

Endless Daydream Shirfine

_假若一隔经年,我们再次相逢
又将如何与你诉说呢?

看到有小可爱问我,《天工》的女主出场多吗?我回答有部分,但是跳过完全不影响阅读。

这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推《天工》的时候,评论里大家都表示全书很好,苏进很棒,美中不足的是女主,每次出场都在放毒。

看完整本书,对她除了尴尬厌烦之外别无他想。这样一个“因为需要一个女主所以写出来的女主”,有家世,性格好,喜欢主角,但也仅仅是这样了;没特点,没亮点,我倒宁愿最后和苏陌在一起。


果然站谈总x苏进不会错!真甜!

乌贼总是时不时就插人心一刀呜哇哇哇!

女帝直播攻略

女主文,无后宫

敲好看的!

一点不像某些简介说着女主狂霸酷炫拽结果正文写了二十多章连主线都看不出来的,我没说《x倾天澜》哦( ̄~ ̄)

女主一心一意争霸天下,全员智商在线,无论是战争,发展民生还是谋略都非常精彩,觉得比一些男作者写的还好。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很肥!非常肥!特别肥!

我养了挺久重新下的时候,看到已经11m了(吸溜吸溜)

'Til The End MitiS

——直到我呼吸的最后。

我看明白了,也想清楚了,最好罪无的repo,就是摘抄原文,黑体加粗的那种。

连载

闺……诡秘之主
重生之邀请的代价(ljj)
克斯玛帝国(商战吼吼看!!)
【一路看下来,果然都佛才是真爱。】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罪无可赦
战争天堂
Scp大游戏
重生之魔教教主
异端教条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
诸天最强大佬(有点白?)

完结

外乡人日记(书客)
法师亚当
全能游戏设计师(单女无存在)

这真挚的兄弟情看得我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告诉我!四舍五入之后!!这是不是就结婚了!!!

P2P3最新更新

我就感觉他们是真的好啊,那么好。

啊——————!!!!
啊——————————!!!!!
这一对真的好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我看完!看完写repo啊啊啊啊啊啊!

西塞罗的日记

卷三

日暮月23日,第四纪元188年
事情已然发生,我们必须要认清我们所处的现状——没有聆听者的黑暗兄弟会。由于缺少聆听者,我们很难察觉到黑暗仪式施行。但可以肯定的是,夜母会很快与某人取得联系,并选择一名新的聆听者取代阿丽桑·达普尼的职位。然而在那之前,我们必须走上街头,听取那些或充满绝望或暗挟报复的恳求。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塔玛瑞尔人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对于夜母的祈祷将再也无法奏效。

晨星月24日,第四纪元189年
这是新的一天,距夜母第一次来到香丁赫尔圣所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而不洁的主母依然认为没有必要对我们当中的任何人透露什么。

因此,拉夏决定恢复一项黑暗兄弟会的...

© 君知其难 | Powered by LOFTER